-无涯过客-

=羽君,自然科学和科学史爱好者,科幻入门级粉丝。
终日游走在幻想与现实之间,经常胡言乱语
主业唠嗑(划掉)化学元素拟人,有时也有其他。目前沉迷POTC但苦于前传买不到。

Lure

    “Krie啊,让我给你讲个故事吧,关于一个我亏欠很多也永远无法偿还的人的。”
    “大约是八年前,我还未熟识你父母。我受人威胁外出避难,一直到了遥远的Cs族,有户人家好心地收留我。那时我不求锦衣玉食,只求有个栖身之所,所以无论怎么招待我都不在乎。但是他们——他们热心地款待我,还常常跟我聊天。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Cs族人都这样热心,我还是被这一家人打动了。他们家有个小女儿,八九岁,心肠很好,我很爱给她讲故事。呆了不短一段时间,我回到了Kr的领地,不过我们有时候还会联系。那也许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吧。”
    “那个姑娘和她的家人真的非常好,尽管,嗯,像所有的碱金属一样风风火火而且容易生气。我跟他们聊天的时候,话中老是夹杂着一些烦人的牢骚,可是我从没见到他们不耐烦。临别时他们送给我一个沙漏,沙子可以在黑夜中发出美丽的微光,就是我总是带在身旁的那个,Krie你应该见过。”
    “可是不久我就得知他们家出事了,其实不用问也知道,他们几个月没给我回信——想必是无暇顾及了。我四处打听,好吧,最大限度地动用了我那匮乏的人际能力,居然知道了他们的事情:他们的女儿被人神秘地带走封印进了Cs族时钟塔区的禁地。我特别着急,想方设法地了解更多情况,思考怎么帮助他们。我决定自己亲自去救出女孩,又怀疑自己的能力,最终……”
    “最终我还是没能救出她,不,也许说是根本没去救更贴切。我就站在那座塔的入口,却感觉到不知是塔里强大的魔力还是自己内心的阻力挡着我,完全不能迈出一步。于是我就哭了……我至今仍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出时钟塔区的,那一家人看到了我,还安慰了我一会儿呢……唉,为什么是他们安慰我呢……”
    “那以后我们就基本没再联系。差不多过了五年,他们家给我寄过一封信,说是女孩已经回来了。我没有回复,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表达。此后就再没有什么了。我不知道五年里她都是怎样度过的也不敢问,毕竟造成这些的还有我啊。”
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 “……对不起Krie,跟你说了这么多话。也许是实在没人倾诉了,我今天有点,嗯,不冷静。对不起。”

评论(23)
热度(3)

© -无涯过客- | Powered by LOFTER